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李玉光等16名委员联名提案   修正 休学著作权法延伸拍照作品保护期   作为中国知识产权法令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著作权法,自1990年公布以来至今不做过全面修正 ...

  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李玉光等16名委员联名提案

  修正

休学著作权法延伸拍照作品保护期

  作为中国知识产权法令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著作权法,自1990年公布以来至今不做过全面修正

休学。在今年两会上,李玉光、钱海浩等16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向大会提交了《关于修正

休学著作权法的建议》提案,强烈呼吁修正

休学著作权法中诸多过期条目,并要求延伸拍照作品保护期、完善著作权法第43条以及增加视觉艺术作品追续权等。

  作为此提案的牵头者,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中国拍照著作权协会副主席李玉光委员明天接收了《法制日报》记者专访。

  拍照作品保护期应延伸

  “现行著作权法已远远不克不及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李玉光直截了当地表白观点。

  这不仅基于著作权法公布20年来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均发生了伟大变化,特别是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提高对版权保护提出的新挑战,而且在我国2007年3月插手《全国知识产权结构版权合同》和《全国知识产权结构表演和录音成品合同》后,更加凸显著作权法诸多的过期与滞后条目。

  李玉光举例说,著作权法划定拍照作品保护期为首次发表后的50年,这是根据《伯尔尼公约》1971年7月巴黎文本无关拍照作品保护条目拟定的。但是,全国知识产权结构鉴于通信技术及互连网的飞速发展,在1996年12月拟定的《全国知识产权结构版权合同》中,明白对拍照作品的保护,不再适用《伯尔尼公约》的划定,要求对拍照作品的保护期限,各国能够提供与文学等作品同样的保护。

  李玉光反映:“由于现行著作权法对拍照作品保护期限低于国际合同的划定,使得中国的拍照作品在国际文化交流和贸易运动中处于极为不平等的地位。”

  为此,16位委员在提案中提出,延伸拍照作品保护期,详细为“作者终生及其殒命之后五十年”。

  报酬条目不应成“空头支票”

  著作权法第43条第2款划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他人已发表的作品,能够不经著作权人答应,但应当支付报酬。”

  事实上,绝大多数著作权人依此条目是要不到报酬的,除非极个别的对簿公堂之后。

  李玉光介绍,此条目赋予宽大著作权人向广播电台、电视台主张付酬权益这很好,但实际上这一条目是悬在空中的,落不了地。

  原因在于著作权法不划定由谁来拟定详细的操作规程。“即便已成立了像中国拍照著作权协会和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这样的集体管理结构,也不克不及实现权益人向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收费,相当于法令为著作权人开具了一张‘空头支票’。”

  李玉光说,这一法令制度的完善,严重影响了宽大著作权人的创作积极性。建议完善著作权法第43条,明白由国务院或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拟定无关支付报酬的详细划定。

  增加视觉艺术作品追续权

  近年来,我国的视觉艺术作品愈来愈
受到国际社会的欢送。

  与我国不合1的是,跟着拍照、美术等视觉艺术作品在二级市场中的活跃,欧盟各次要成员国已在其版权中确立了追续权,欧盟还在2001年公布的一项法则中,划定各国在举行视觉艺术作品拍卖时,都将从每件作品的实际支出中为著作权人提取3%至5%的版税。此举将著作权保护延伸到拍卖等交易运动中。

  我国著作权法不相关划定,因此也无法为中国艺术家收取这项版税。2006年,北京华晨拍卖行举行的首次拍照作品拍卖,就已出现了浩瀚有名拍照家强烈呼吁尊敬他们创作劳动的诉求。

  李玉光回忆说:“那时,中国拍照家协会主席邵华上书无关部门,要求停止拍卖运动,以避免
造成对拍照家利益的侵害;有名拍照家吕相友则明白要求华晨,从其拍品中撤掉他拍摄的毛泽东作品。”

  “在著作权法中,增加拍照等视觉艺术作品的追续权,极为必要,有利于我国艺术品在国际社会能够失掉无效保护。”李玉光强调。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unilove.com